载入中……
 
 
半碗姜汤
[ 2012-11-8 1:07:00 | By: 夏sir ]
 

                

【原创小说】

                         半碗姜汤

                             

(一)            

沈一凡老师正批改着作业,嘴里还残留着姜汤的味道。微辣,有点辛。学生的作业让他有点头疼。改了几本,实在改不下去了。靠在椅子上,看看四周。

姜汤是老妈逼着他喝的。其实,他一点也不想喝。中午快下班的时候,天上竟飘起了雨。他懒得问同事或门房借把伞,就冒雨回家。打了几个喷嚏。

“都快三十了,还不会好好照顾自己!” 老妈心疼儿子,马上下厨房烧了点姜汤端到他面前。实在没法子。冒着热气的姜汤着实让人感觉暖和。但他只喝了半碗。

“这半碗我晚上喝。”

三年前谈的那个女友,也不喜欢姜汤的味道。每次让一凡加上几勺红糖。其实他挺喜欢这个女孩的,喜欢牵着她的小手爬山,逛街。不过,这女孩一生气就喜欢扇他,有时还会挠他的脸。害得他在学生面前惶惶不安。

也巧,这一个下午都没有课,等改完手头的本子就可以早点回去了。

他又掏出手机看着那条信息:

“老同学聚会定于本周五下午六点,天德大酒店,606,请准时出席!”

同学聚会,同学聚会,都是当年那班活泼好动,人缘好的学生发起的。去年没去,今年那班人就是不放过他,让他一定来。还特意告诉他,高中时喜欢他的“潘金莲”今晚也会到。

想想时间还早。就去和同事老毕打了会乒乓球。又输了。下次找老刘打,他不是对手。呵呵。

下楼的时候,对着镜子,一凡认真地看了自己一下。一米七三的个,眼睛依然有神,脸部轮廓鲜明,这是最让他得意的。肚子有点凸。他拽拽衣角,吸口气。他身上的这套衣服加在一起,不超过五百。前女友买的。如果她的脾气好一点,还不至于分手。也不完全如此。交往三个月后,一凡把女友带回家看看。关上门后,女友问他,以后一直和父母住在一起吗?他说不。以后自己买房。准备买多大的呢?当时一凡是个有点木讷的男人。不知道女友的心理。对于恋爱中的女人来说,安全感很重要。如今的世道,女人特别讲究安全感。巴不得婚前男友就把一套三居室的房产证亮出来,手捧白金钻戒,搂着她说,这些全是你的。

一凡对着镜子笑了,想想如果自己有一百万多好,可以不用当什么小教师了,不用每天对着如山的作业焦头烂额了。小学里,男老师越来越少。一天,听到几个女教师聊天,说到自己的老公,没一个当老师的。她们中的两个已经有私家车了。老公的功劳。

“男人当什么老师啊。说句不好听的,挣的钱还没民工多。”

这句话从一凡的耳边滑过,他的脸差点挂不住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学教师,指望国家政策,何年马月才能扬眉吐气啊。身边已经有好几个老师利用周六周日带学生了。有偿家教,禁止得了么?如果一凡月薪八千,还会整天想着如何省钱,挣钱买房么?

“他奶奶的。”一凡狠狠地骂了一句。他知道校长主任还经常买彩票呢。可怜的穷教师,穷酸的教书匠罢了。“阳光底下最灿烂的职业”?去他的,当官才是阳光底下最灿烂的职业呢!一凡觉得自己的思想觉悟很低,低就低吧,俗人一个总比伪君子强!这世上就是被一群装B的人害的。自己装B还要别人一起装B,一大群装B的在一起还要显得高尚。一凡觉得自己这么想很难过,他也不愿如此。想当年,看着贫困学生渴望知识的大眼睛,毅然报了师范。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一凡觉得自己的理想快坍塌了,他需要有人来拯救自己。

雨依然在下,一凡真的不想去参加老同学聚会了。可是想到“潘金莲”,他还是想去看看。想当年,这位白脸西施毕竟还向自己讨教过三角函数的算法。

 

(二)

天德大酒店,灯火辉煌。两个高挑丰满的迎宾小姐对着一凡发出职业的微笑。一凡轻轻向她们点个头。迎面走来另一位小姐。

“您好,请问先生……”

606

“这边请!”小姐面带梨花,带着一凡来到三楼。小姐身上有股淡淡的茉莉花香,配上袅娜的身子,很有种江南的风情。一凡有点迷糊。

从包间能传来些微的喧闹声。伴着小姐轻盈有节奏的皮鞋声,一凡下意识地整了整衣领。透过楼梯的玻璃,可以看到自己挺拔的身影。他嘴角扬起,瞥了小姐一眼。

小姐做了个“请”的姿势。推开606的门。

一股嘈杂的声浪涌过来,两桌人脸“唰”地侧过来。灯光满满当当地亮。

“诶……沈一凡!诶!……沈一凡,这里……,过来……过来!”

一凡从两堆人脸中认出是昔日班长“六拇指”在喊他。

他立刻堆起热情而久别重逢的笑来,这种笑在老同学聚会中最适用。

一凡一边走过去和“六拇指”握手,一边和两边几个似曾相熟的脸点头微笑。这样不至于显得拘谨。一凡想表现出一个教师的为人风度。

“六拇指”显然是今天的组织者,昔日的班长依然要拿出当年的风光来。握手时他注意看了对方的右手拇指,发现原来长在侧面的一小节手指没有了。心里有点异样。

他没马上坐下来,看看四周有没有对他继续感兴趣的。斜对面是当年的语文课代表,石天羽,她对着一凡多看了一眼。据说天羽也是一名老师,教初中语文。一凡尽力露出优雅的微笑,向天羽用力点点头,仿佛坚定两人之间的职业同盟似的。

左边还有一张小脸,是韦宇诚,他还是那么有点内向。现在一家公司做文书职员。当年和一凡坐过同桌。一凡还掐过他的脖子。

等他向宇诚打过招呼,发现其他人已经继续先前的谈话。他进门只是一颗小石子,投入一会,水面又恢复了原样。一凡心中有点失落。

一凡坐下来,定了定神,发现旁边是王小娈。印象中是一个普通得掉渣的女生。上中学生时常有男生欺负她,嫌她丑,又不说话。一凡记得她是因为她的名字。

一凡觉得自己应该主动和她说话,尽管隔了十多年,当年的丑小鸭没变成美天鹅。一凡露出礼貌的微笑,他对自己的脸很有信心。快三十岁的男人,有许多幻想,时而自信满满,时而沮丧迷茫。

交谈了几句,想深入,又不知道从何入手。一凡从桌上拿起一支烟,点上。男人吸烟有时是一种心情。

门又被推开了。一凡本能地望过去,是刘航。昔日的体育委员。和他一块进来的是他的铁哥们路一鸣。每年班级元旦联欢,两人都要表演相声。

一阵喧哗之后,大家又坐定,闲聊。

门又被推开了。一凡装作好奇地看过去。其实大家等久了,肚子都有点饿,想尽快人来齐,上酒上菜,边喝边聊。

进来三个人。中间一个快步走在前面,穿着红色雕花呢子短大衣,面如皓月,身材有点臃肿。画了浓妆。黑眼睛扑闪扑闪的。一凡的心突的一下跳将起来。脑袋嗡的一下。

“哈哈哈……我来了,对不起,我来迟了。”

此人不正是昔日的“潘金莲”么?

我靠,都成这样了。整个一富婆打扮。一凡心中有点不快。但是对女人的本能好奇,又让他想进一步靠近她。

后面进来的两个人,谁都不太注意。其实一个是当年的语文查老师,一个是数学潘老师。

见到两位老师,所有同学都站起身来欢迎。 “潘金莲”狐假虎威,乐得像个明星,搞得大家像欢迎她似的,白皙丰满的脸兴奋得熠熠发光。

 

(三)

 “潘金莲”原名潘月萍,中学时就被一群男生捧为班花。她有一双撩人的眼睛,一笑起来,眼光就像带了电的羽毛,轻柔,麻酥酥的。性格又活泼,喜欢和男生逗,就有一些女生在背后骂她轻浮,因其姓潘,故叫她“潘金莲”。

 当时班里有一个男生,叫王喜庆,喜欢篮球,校篮球队的。每次比赛,他都发现潘月萍在。就有意识地接近她。一到下课,就蹭到她边上天南海北地瞎扯,常常逗得“潘金莲”咯咯咯地笑。这更让一些女生讨厌。自此王喜庆变成“西门庆”,和“潘金莲”凑成一对。

一次查老师说到武松打虎,一些好事者就望着王喜庆不怀好意地笑。沈一凡也夹在里面起哄。下课就按着王喜庆的脖子说,你怎么还活得好好的?你这个淫棍!

沈一凡的姐和王喜庆的姐是厂里同事,父母亲也彼此认识。有时两人一起和“潘金莲”聊天,听歌。遇到一些作业上的问题,王喜庆就让沈一凡去处理。“潘金莲”最怕数学,更怕潘老师。老潘很厉害,满脸横肉。谁的作业不完成,叫到讲台上,拍着桌子,指着鼻子一通骂。全班除了石天羽都被骂过。后来才知道,石天羽的父亲和老潘的哥是战友。

沈一凡的数学一直不错,尽管挨过老潘的骂,但看得出来,老潘还是比较欣赏他的。他的一些解题思路会让老潘吃惊。

有时王喜庆打比赛,沈一凡就陪“潘金莲”去看。“潘金莲”的数学和她红头皮鞋鞋底的泥巴一样烂。沈一凡边吃着她给的口香糖边帮她做数学。比赛打完了,作业也写完了。

时间久了,沈一凡就听人说“潘金莲”喜欢自己。去他娘的,让那些人的嘴巴烂掉!他才不想做“西门庆第二”呢。好在马上就要毕业了。

高中毕业后,沈一凡读了师范,“西门庆”当了兵,“潘金莲”进了工厂。

后来“西门庆”部队转业到一家政府部门,凭借自己在部队养成的酒量和三寸不烂之舌步步高升,现在已是城市规划部门的副主任。

那“潘金莲”后来下了岗,整天泡棋牌室。凭借三分精明七分姿色嫁给了一位搞房地产开发的大老板。为了帮助老公的事业,“潘金莲”还找过 “西门庆”帮忙。“西门庆”自然鼎力相助,还和“潘金莲”的老公成了朋友。喝过酒,搓过麻将,泡过脚,洗过桑拿。

这几年搞房地产开发的老板很牛B,钱多得跟卫生纸一样。他们真正体会到钱乃身外之物的感觉。他们看到自己的钱如同施了魔法一样越滚越多,按都按不住。政府给地皮给机会给关系,他们请人垫钱出力。房子一幢一幢地造出来,成千上万小屁民口袋里的、存折上的,现有的,将有的金钱一缕一缕汇成金色的洪流流进国库和老板们的腰包。

一部分人果然富起来了!“潘金莲”夫妇春风得意,国内都玩厌了,去年玩了欧洲,今年去了趟俄罗斯。腆着肚子,戴着黑绒绒的帽子,站在红场上满足地笑着。QQ空间里堆满了世界各国的风景图片。豪宅香车,吃喝玩乐,人生不过如此。虽有缺憾,也该知足了。

去年同学聚会时,“潘金莲”正在法国香榭丽舍大道上独自徘徊。今年,“潘金莲”驾驶着奥迪A4把老师捎过来。语文查老师的脸有些蜡黄,因为个子高,依然还像当年一样有点驼。数学老潘的眼里早没了当年的杀气,露出老人的慈祥。

两个老师都退休了,还是第一次坐这样的车。上车的时候彼此谦让了一阵。终于坐定。闻着女人车里特有的香味,听着舒缓的音乐。车窗外的世界一下子被挡在外面,被抛在后面。

昔日毫不出色的学生如今出人头地,珠光宝气,让两位老朽也颇有些感叹。一路上“潘金莲”说着学生时代的事,两位老师谦和地听着。过往的岁月从那张红唇中一串串地冒出来,在温馨暖和的车厢里悠悠飘荡。一直来到饭店,也不能马上从裹着特殊气味的往事中回过神来。

 

(四)

两位老师被众星拱月般请入上座。“潘金莲”是功臣,坐在潘老师身边,神采飞扬。“六拇指”坐在查老师边上。

开酒,上菜。

查老师端起酒杯,蜡黄的脸上堆起笑容,两鬓微霜。

“今天是同学们再次相聚的日子,意义特殊。我和潘老师谨代表老高三(2)班的所有老师祝同学们工作顺利,家庭幸福。干!”

众人一阵应诺,左右碰杯,一饮而尽。

沈一凡和“潘金莲”中间隔着三个人。刚才他特意向“潘金莲”高高举了举杯子。她像发现新大陆似的,高声叫了他一下。一凡精神一震。但他一点食欲都没有,中午那碗姜汤的味道仿佛要冒出来。他赶紧夹了一只清蒸虾蘸了醋塞到嘴里。

如今的“潘金莲”就像个冒牌的贵妇人,在尽力表现自已与众不同的自信。她的声音时高时低,夹杂着咯咯咯的笑声,有点嘈杂,却很有影响力。她向众人描绘塞纳河旁迷人的黄昏,自己如何成为街头艺术家的朋友,如何第一次吃西餐时被一位帅哥老外笑话。她尽量把腔调放得柔和,却巧妙地加入一些夸张的情感,让别人听上去既舒服又有趣。有时候,两桌人都放下筷子听她的“西行漫记”。恍惚间,她成了这间屋子的女主人,别人成了她家的宾客。

刘航突然端起酒杯,黝黑的脸,大大的眼。站起来,环顾众人大声说:

“行千里路,胜读万卷书。精彩!精彩!这杯酒我敬你!”

还没等“潘金莲”反应过来,他就一饮而尽。

众人欢呼!

“潘金莲”脸上闪过一点不好意思,突然像被打了鸡血一样,也满杯一饮而尽。

众人鼓掌,起哄。

这一次对饮引发了敬酒高潮。同学之间,师生之间,觥筹交错,眉飞色舞,欢声笑语。

沈一凡向旁边的韦宇诚和王小娈敬酒。这两人先前如同沉默的羔羊,此时也如梦初醒,脸上露出自然的笑容,互相交流着情况。

在知道彼此的工作单位后,都在暗暗揣测对方的月收入,有时不好明问,就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沈一凡对自己的月收入总是含糊其词,他也不知道别人报的收入有没有水分。收入低的,干脆答非所问,顾左右而言他。想当年那学生时代比的是理想,学问,爱好。如今比的是职位,收入、车房。看看眼前这位班长大人——“六拇指”,曾经意气风发,恃才自傲,如今只是一家工厂的车间技术员。自然在气度,自信上明显打了折扣。他已经不是这酒桌上的中心和焦点,而那位曾被多少女生背后轻视谩骂的“潘金莲”却取而代之。

 路一鸣和刘航一直坐在一起,两人多年不见依然一见如故。讲起中学时代的陈谷子烂芝麻的事,依然大笑不止。

他俩的笑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忽然就听到一个声音问:

“怎么没看见西门大官人啊?”

“这个应该问我们的潘大小姐,西门大官人今日云游何方啊?”

       众人都看着“潘金莲”。

“潘金莲”此时面若桃花,刚才和刘航干的那杯酒正在发力。

“哎哎哎……,真是怪事哎,他没来,管我什么事哎……”

“潘金莲”露出极其委屈的娇羞样子,夸张地申辩着,仿佛那杯酒已将她带入青春的美好时代。

 众人并不放过她。男女私情,不管子乌虚有,还是证据确凿,都是饭桌上的黄金话题。特别是老同学聚会,将一段没头没尾似是而非的感情演绎为一场阳春白雪惊天动地的爱情是人们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的拿手好戏。

 不管是知情的还是不知情的都在那添油加醋,添砖加瓦,锦上添花。惹得众人一阵哄笑。此时两位老师也跟着学生们笑,偶尔也以长辈的身份加以善意的劝告或故作糊涂故作镇静。

沈一凡不由自主地被卷进这场酒桌上的风暴中。

 

 

(五)

酒桌上的调侃就像春药,让所有人都陷入兴奋与想象。既然“西门庆”没来,那么这就和沈一凡有关,因为今天有你沈一凡在,可怜的“西门大官人”不想露面,怕伤及兄弟情面。

这是一个诡异的逻辑,让沈一凡有点招架不住。

倒是“潘金莲”豁得出去。

“本小姐也不是吃素的,那杀千刀的整日不归家,吃喝玩乐,拈花惹草。只许他周官放火,还不许我百姓点灯么。”

“西门大官人放火烧的是人家的后院,你点灯找的是哪家的花园哟?”

这一语惊人的不是别人,正是昔日的语文课代表石天羽!她为自己突然冒出的这句吓了一跳。众人先是一愣,三秒后齐声鼓掌。羞得石天羽起身借口去洗个手。

“潘金莲”一时接不住话。沈一凡被气氛带动,干脆也摆出一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姿态。带头端起酒杯,故作惊叹地说:

“果然是语文课代表哇,出语不凡。敬佩敬佩!”

 说完干了杯中酒。

 旁边的王小娈捂着嘴笑,韦宇诚似听非听地笑。

“六拇指”马上指着一凡的鼻子叫:

“你是做贼心虚吧!做贼心虚,啊!是不是?大家说说,是不是?”

“潘金莲”睨了他一眼,张开五指道:

“好、好、好,班长大人,你说是就是,你说不是就不是。”

众人起哄:“是——”

“六拇指”指着大家悠悠地笑道:“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嘛!对不对?”

众人起哄:“对——”

“六拇指”自鸣得意了一把,好久没这么痛快了!他重新找到了焦点。

 于是乘胜追击:

“今天,今天啊,我来做主,我说了算,今天,在这里,天德大酒店,606包间,沈一凡同志和潘月萍同志为了证明他们的清白,来和一次交杯酒!交杯交杯,交代清白!大家说好不好?”

众人起哄:“好——”

沈一凡这下被逼上了梁山,本想英雄救美,没想到却引火烧身。站在那,有点呆。

韦宇诚马上为他斟满酒。

“潘金莲”看着沈一凡的囧态想发笑。又笑不出来。抿着嘴。身边的潘老师看着身边学生也是一脸无奈的笑。

大家都在等着这场戏该怎么演下去。

 

 

 

(六)

昔日那个有点傻乎乎的漂亮妹如今已是油光宝气的妇人,虽然年近三十,但黑长的睫毛下一对亮汪汪的眼睛里依然有一丝妩媚。白皙的脖子上是一串温润圆和的珍珠。美酒和众人的起哄已经把他们推上了秋千的高处,飘飘然,荡悠悠。

沈一凡看到这位富婆向自己走来。

众人欢呼!

沈一凡事后怎么都不敢想象自己会和这样一个女人喝交杯酒。他们身体相隔一段礼貌的距离,他们的手臂却不得不因为交杯而靠得很紧。他触到她的手臂,很软。女人。前女友的影象一闪而过。他的杯子划过她的脸,饱满,养尊处优,一股香味,不是茉莉香。一种他叫不上名来的香水,也许很贵,抵他两个月的工资吧。

他一仰头喝下那杯交杯酒,迅速看了她一眼,她的杯子里还有一半。还有一半酒。一半,那碗姜汤还有一半剩在那。微辣,有点辛。

众人不放过,撺掇她全喝下去。

一凡不好意思地笑着,无可奈何。她一仰头把酒喝了。一凡说了声“谢谢。”

一凡正要走开,“潘金莲”一把拉住他,带他坐到自己的位子边。让服务员拿来一套新餐具。

众人哈哈大笑。齐声叫好。又说了一些过头的荤话。

众人尽兴,又各自吃喝起来。

酒桌上的高潮慢慢退去。两位老师因为时间不早,先行告退。路一鸣和刘航自告奋勇去送。

沈一凡十几年后又重新和“潘金莲”坐在了一起。

“王喜庆怎么没来呢?”

“他和我老公一起陪几个市领导吃饭。”

“都这么晚了。”

“干他们这一行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几天早回家在家吃饭的!”

“也是……”

“你做老师?”

“嗯……”

“人民教师诶……”

“你这是笑我呢还是夸我?”

“当教师图个稳定吧?”

“也没法子,已经干了这么些年了,习惯了。”

“哦……”

“我有个朋友的小孩在你们学校。”

“哦,有什么事跟我说一声。”

“你小孩?……”

“我还没结婚呢,谈了一个……”

“你也老大不小了,觉得好就赶紧结婚吧!”

“嗯……”

“你家住哪?”

“在慧圆小区边上。”

“慧圆小区我知道。”

“你呢?”

“江花”

沈一凡知道那是靠近江边的一个高档小区。今年他一个女同事就在那买了房,将近一万一平米。她老公是供电局的。每次同事一提到房子,他就有意无意的避开。单位女同事多,比的不是车就是房,最终比的还是老公。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宁可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后面笑。沈一凡有时觉得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小学数学老师,生活在这样的时代压力太大了。一个小小的教书先生,每天挣的还不如一个民工。一次自家卫生间渗水,请了一个泥瓦匠,三天来了三次,一次只干半小时,一共付了三百元。大多数教师卖的是知识,成了教书匠。他沈一凡也想做一名有理想有追求的人民教师,却每天为了吃饭买房精打细算。刚刚参加工作时的热情离他远去。他产生严重的价值危机感。为了讨女友欢心,半个月的工资转瞬即逝;为了攒钱买房,不敢多吃最喜欢的豪客云来黑胡椒牛排。他要为自己的人生做规划,却老是发现过不了钱这道坎。眼前这个女人的富有让他矮了三分。他不想表现的那么迂腐清高,又不想表现的那么低俗谄媚。可现实已经在彼此之间画上了深深的一道坎。他实在迈不过去。他和这个女人之间没有再深的交集。他不想让这个珠光宝气的女人知道关于他的一切,他想逃离。

“时间不早了,我想先回去了。”

“我开车送你吧。顺路。”

“不了不了!不用客气。”

“我路过慧圆小区,今晚我也喝多了,想早点回去,顺路。”

“你不怕交警查你?”

“你真书呆子。我老公认识所有的交警,他们大队长还求我们呢!”

“哦……”

“那你酒后开车我不放心。”

“哈哈哈,怕我开车把你撞死呀?”

“不是……不是。”

一凡觉得这女人既熟悉又陌生。熟悉得想去亲近,陌生得想要逃离。窗外又下起了雨,阴郁的,浓浓的黑。一些同学已经相继离开。眼前的这女人一直在和他说话。他不属于这里热闹的环境,她才是这里的女王。这个看过去浓妆艳抹的女人身上突然冒出让他留恋的东西。他害怕这种东西侵蚀。他必须逃离。

“不,不…对不起,我出去一下。”

“潘金莲”有点诧异地看着他。

沈一凡跑下楼,想做了贼一般。一楼的大堂金碧辉煌。

外面的雨又在飘,真讨厌。

沈一凡骑着车,头脑舒服一些。

他拐进惠园小区旁边的一条狭长的巷子,一百米左右的地方有个垃圾屋,散发着腐烂的气味。一条野狗经常在哪里找食物。再向右,就是他的家了。

妈妈已经睡了,桌上还摆着那半碗姜汤。

沈一凡赶紧找块毛巾抹干头发,洗个脸。热了姜汤,喝下。

微辣,辛,苦。

 
 
  • 标签:半碗姜汤 
  •  
    Re:半碗姜汤
    [ 2012-11-23 22:58:23 | By: xgqsir ]
     
    xgqsir谢谢你的关注和评论!
     
     
     
    Re:半碗姜汤
    [ 2012-11-22 14:48:50 | By: ranma ]
     
    ranma哈哈,这里面有个人物的名字,取得奇巧,最奇巧的是我有个中学的校友的名儿,就似这个读音,边旁——王小栾。
    小说写得真实,可谓惟妙惟肖!,,,我还真喜欢看这样的“说说”,呵呵,每次看到,我都会不由自主的感觉安慰,这安慰还真不是没鞋人看到无脚人的,不是我比这沈一凡处境优越而安慰,恰恰是因为我的不及他!——原来,比我处境良佳的人,也是有着诸般辛苦和烦恼啊!再往上我想着,我阿Q着啊!,,,原来即便是富人,贵人,官人,达人,想必只要不在玉皇大帝之上的,都会有辛苦和烦恼吧?不过是如我这样子没有单位没有编制没有固定收入讨生活的滋味我自己看得清楚,受得真切罢了!
    呵呵,越来越坚信了,人之一生多是辛苦着啊!当官的有葬送家庭温馨自由美满的辛苦,富人有葬送人格尊严钱财健康的辛苦。孩子有茫茫然苦读的辛苦,老人有自戚戚孤独的辛苦,而我们,上中下难以顾全地,格外辛苦着啊!
    不过有时又想想,若辛苦就是人生,人生又为何不乐啊?最辛苦的根源不过还是很多人不论求官还是求财,不得时辛苦,一旦上路,忘记了出发时候的初衷,沦陷于辛苦途中的渴求回报,越来越觉得“这个看过去浓妆艳抹的女人身上突然冒出让他留恋的东西。”,,,辛苦尤甚。到能真正安生的那一天,不知几人能坦然地告诉自己:我奔命一生的得,偿失了。
    潘金莲是否幸福,未必金钱说了算,冷暖她自知,天下有真情求幸福的女人知道。
    沈一凡是否没有幸福,再一次的选择机会或可诠释一二,我看,未必他不是一样的选择,呵呵,,,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载入中……
    重要

    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