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公告
载入中……

用户登录

载入中……


最新日志
载入中……

最新回复
载入中……

留言板
载入中……

统计
载入中……

链接





【ran作文】时间眼中的故事 (外一篇)
ranma 发表于 2012-12-21 14:14:00

一样的时间,一样的情,——不同的只是你我。

时间眼中的故事
 myran

     
    如果你知道我是谁,一定会大为惊奇吧?这应该是你第一次看见我的作文吧?其实你经常在人们的脸上看见我,都说那是岁月的痕迹,不错,“岁月”,它就是我在人间的名字,我,就是时间。

 从盘古开天辟地起,到公元两千多年的今天,我不记得自己已活了多久,身为时间,我和流水一样,走到哪儿,便能看到哪儿的故事,这是我最大的快乐。
 

 偶然的一天,漫步过这片美丽的校园,我看见了一群可爱的老师和孩子,他们来了一批,又走了一批,我还看见了你,听见你“刷——,刷——”的扫地声,竟是一个三年,又一个三年,不曾改变。你该叫做校工吧?在我的眼里,你和他们一样,也是这校园的一员。你的工作似乎就是开门,关门,看门,烧水,扫地……我很好奇,你每天的生活就是被这些充满着,一尘不变的吗?
 

 还记得第一次见你扫操场,那是个秋天,树叶儿像是被小熊一路丢着的玉米,东一片西一片地到了地上,不一会儿功夫,大地妈妈的家就被弄得一片狼藉!我看见你,拖出了大扫把,从大门口到操场,快速而又专心地把叶子们扫到一处,再把它们往一起拢一拢,扫一截拢一堆,接着,再去扫另一堆,几个来回,校园里操场上就聚起了好几堆开会的叶子。忽然一阵风吹过,身后有几堆叶子就像人来疯似的,又四散了开去,你赶紧追,扫,拢,好不容易又把它们“赶”到了一起!如此反复几回,叶子们看上去总算都老实了!秋风习习中,我却看见你的额头已满是亮晶晶的汗珠子,衣服,也脱了又脱,很单薄了,可别感冒了呀!......孩子们都回家了,空荡荡的操场上,你竟唱起了歌儿?音不高,也不优美,可劳动之后的歌声,似乎别样动听,我也听得津津有味!
   
    繁复,却不麻木,辛苦,却不恣睢,我大概正是被这样的你吸引了,留下,看着你一个三年,又一个三年的吧?看你自娱自乐,看你累,并快乐着。
 

 某天一位老师在操场边问你:“某某师傅,你扫这样一个操场要多长时间啊?”……我真想替你回答他:“哦,每天当我匆匆从“上午”的身边离开时,他基本扫完了半个操场,吃了中饭稍事休息,等到我再出现在“下午”的面前,他多数又和着叶子“沙沙”的歌,“刷——,刷——”地扫着剩下的一半操场了!其间他还给孩子们烧了解渴的开水,还不时地去开门,关门,登记出入……当孩子们喝着他烧得热热的开水时,当孩子们在干净的操场上奔跑欢跃时,我看到过他的疲惫,也看到过他的笑!

 

一晃眼,沧桑了年轮的是我,一晃眼苍老了容颜的,是你。我多想把自己多送一些给你!给和你一样的人!因为,我已喜欢上了这样看着你的故事,就这样,一遍,又一遍。

 

 

 

问时间情为何物
    ran’ma

 

        如果你知道我是谁,肯定会大为惊奇,是的,我是时间,是和流水一起被人类视为最无情的,时间。不以为然的我,这一回邀了我的朋友,岁月,来人间寻证。
 

    安庆石化一中,眼见着几个三年过去了,校园新了又旧,旧了又新,直到今天,如此美丽;孩子们走了一拨儿,又来了一拨儿,连校长也走了一个,又来了一个吧?……可总有一些面孔没变,那是些老师,还有,就是你,一位校工,石化一中的一员。
 

    农历的九月渐渐到了风的节日,风像顽皮的小熊,只是这一回他们不掰玉米,在树叶间嬉戏,摘了这片,看见那片,摘了那一把,又扔掉这一捧,叶子乐得漫天飞舞,树妈妈也无奈得摇头叹息,终于,弄得大地一片狼藉!……而每每这时我们总能看见你,你不是在你日日看守的大门内外,就是在孩子们奔跑玩耍的操场某角,看不见你脸上的表情,只见你不变的姿势,低着头,弯着腰,挥着扫把,像一位和蔼包容的家长,一个一个,耐心地收拾起被孩子弄得一地的玩具,不厌其烦。……不知从哪天起,我突然发现你那被我冲刷过的发际,竟有了丝隐隐约约的白?而眼角和眉梢,也多了几条鱼尾?唯一不变的,就是一个个清凉的晨曦,一个个炎热的正午,或是一个个郁郁的黄昏,你始终用扫把演奏着“刷——,刷——”的曲调!看着你弓着的背,微白的鬓,我开始有点怀疑:难道我真的很无情?……那么人该是恨我的!
 

    嗯,从哪里传来了歌声?教室里的孩子不在上音乐课,墙外也只偶尔传来几声汽车的鸣笛,……歌声竟是从低着头的你的口中传出!歌声不算优美,但它已足够证明:你的心里不是怨恨!难道你就不恨我的无情?你就不怨岁月辛劳?……又想起某个夏日,一位老师在操场边问你:“……,你扫这一个大场子得要多长时间啊?”你抬起身,手撑扫把杆儿,抹了把脸上的汗,朗声答道:“没事儿!一天吧!我上午扫一半,下午扫一半啊!”……言语间我竟听不出苦累,更听不出麻木。而接下来你继续哼着小曲儿有节奏的劳动,除了让我和岁月不得不向你认输,竟让我蓦地有了一丝感觉:难道这就是情?是我和岁月怎样无情也带不走的,你对生活的情?
 

    如果你知道我是谁,真不必太惊奇,我是时间,这是我的作文,我已经在人间找到了心,情,所以说了出来,写了下来。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